货币全年贬值超77%,“休克疗法”能救阿根廷经济吗?

发布时间:2024-05-18 18:07:04 来源: sp20240518

  今年,阿根廷货币贬值严重。外媒近期发布的一份新兴货币研究显示,阿根廷比索是2023年全球贬值最严重的货币之一,今年以来按美元计算已大幅贬值77.89%,仅次于黎巴嫩镑89.89%的贬值幅度。

  新一届阿根廷政府成立以来,接连遭遇各种新挑战。先是11省宣布进入经济紧急状态,多地又爆发大规模游行示威,民众纷纷抗议新总统米莱上任以来大刀阔斧实施的紧缩经济新政。

  专家分析称,米莱当选新一届总统正值阿根廷经济脆弱的非常时期,实施新政,旨在控制阿根廷经济严峻的财政赤字问题和居高难下的通货膨胀。此番“休克疗法”,或能通过强制性措施让经济暂时得到喘息,但要想解决一些根深蒂固的问题仍有较大难度。

  新官上任三把火

  大约两周前,阿根廷新总统米莱在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宣誓就职,正式开启为期4年的总统任期。

  作为一名“政治新人”,米莱上任尚未满月,就迅速大刀阔斧实施一系列经济新政,包括:将阿根廷货币比索大幅贬值50%以上,政府部门由18个减少至9个,降低政府对能源和交通的补贴,停止新建公共工程招标和取消尚未开始的开发项目等等,试图采用“休克疗法”挽救阿根廷经济。

  然而,新政并未在国内得到期待的回应。

  先是阿根廷11个省相继宣布进入经济紧急状态,强调新政实施将不同程度引发这些省份的财政困境,一些省份可能将在支付本月和明年一月公务员工资的问题上面临挑战。

  紧接着,阿根廷多地近日爆发大规模游行示威活动,抗议政府大幅削减公共支出的激进做法。

  中国社科院拉美研究所经济研究室主任岳云霞分析说,新一届政府上任以来,阿根廷国内经济已处在水深火热中。一方面,据阿根廷国家统计局报告,阿根廷今年前11个月的累计通胀率已达到148.2%,近12个月累计超过160%。另一方面,阿根廷财政赤字率长期处于高位状态,这种高赤字状态更进一步加大了阿根廷货币贬值的压力。

  总统大选背后的民众“思变”情绪

  米莱以55.69%的得票率赢得阿根廷总统大选,这是阿根廷自1928年以来,胜选总统所取得的最高支持率。可以说,不少民众对其寄予厚望。

  “思变是民众支持米莱当选总统的根本原因。”岳云霞指出,阿根廷过去20年发展中,有16年由阿根廷“庇隆主义者”掌权。阿根廷大选期间的民调显示,许多民众对左翼的庇隆执政者存在较大怨言,质疑其治理经济的能力。这种“思变”的情绪反映了近年来阿根廷经济面临的高赤字率、高通胀率、高贫困率以及低平均工资水平等经济困境,民众迫切希望有新的领导者带来积极改变。

  竞选期间,来自极右翼选举联盟“自由前进党”的米莱承诺了一系列激进改革,诸如削减政府部门以减少公共支出、取缔阿根廷央行、用美元取代阿根廷比索等。由此可见,米莱上任以来即实施各种经济新政并非一时兴起,某种程度上是在“兑现”其竞选时许下的诺言。

  “休克疗法”能拯救阿根廷经济吗?

  不过,米莱此番“休克疗法”,能否真正奏效还很难断言。

  岳云霞分析说,通过短期的强制性措施能让经济得到些许喘息机会,但这种通过“短痛”克服“长痛”的做法,也会导致短期内的经济困难愈发凸显,并可能由此引发新的社会动荡和冲突。

  “对阿根廷而言,这是一种办法,但实现起来难度非常大。”岳云霞说,而且这并未触碰到阿根廷经济社会根深蒂固的发展问题。

  上海大学特聘教授、拉美研究中心主任江时学介绍,“休克疗法”在经济学领域存在成功案例,但这些案例需要仔细分析,因为实施“休克疗法”需要在特定的经济环境下进行,并配合其他政策和措施来达到预期效果。

  江时学介绍了历史上著名的“休克疗法”成功案例:20世纪80年代,玻利维亚政府实施“休克疗法”,实施控制货币供应量、实行紧缩的货币政策等措施,使玻利维亚恶性通胀很快得到控制。

  然而,在20世纪90年代俄罗斯政府也试图通过“休克疗法”解决经济问题,并未取得预期效果。

  江时学认为,“休克疗法”在不同国家有不同效果,背后原因复杂。此番阿根廷采取“休克疗法”能否奏效,关键在于要使生产得到发展,并且民众要心甘情愿地配合政府勒紧裤腰带,承担新政实施带来的痛苦。

  “当前民众的求变心理在拉美国家普遍存在,且可能表现得更为明显。”在江时学看来,这种情况下也导致拉美国家在选举投票中出现一种“钟摆现象”。然而,政府能不能解决国家面临的问题,事实上,选民仅通过投选票并不能做出准确的判断。

  新一届政府执政能力的两大考验

  眼下,摆在米莱政府面前的经济和政治挑战愈发紧迫。

  岳云霞表示,经济上,阿根廷当前财政高赤字、高通胀以及货币大幅贬值已形成一个恶性循环,如何能让民众尽快看到通胀、债务和贫困率等问题得到改善的希望,是阿根廷政府面临的首要困难。其次,近期阿根廷11个省已宣布“告急”,下一步如何在全国进一步推行新政或面临阻碍。

  岳云霞说,米莱是一名“政治素人”。公开资料显示,其过往工作经历主要集中在经济领域,包括此前在多个企业和公共机构任职,担任过布罗达工作室的首席经济学家和汇丰银行的高级经济学家等职务。

  米莱在政治上的挑战,不仅体现在国内执政经验有限;在国际上,未来如何进一步修复和平衡阿根廷与其他国家、贸易伙伴的关系,也是对其执政能力的一大考验。(文/刘亮) 【编辑:张燕玲】